访谈介绍

访谈主题:

柏广森:加强价格监测分析预警

             构建质量社会共治机制

嘉宾简介

柏广森

北京佰策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总裁

中缆在线 创始人

>>更多
《中国质量直播间》栏目组2015年07月09日访谈

访谈精粹

最低价中标"的粗暴评标原则引发行业乱象

柏广森说,大约从2004年开始,伴随着国内新一轮投资拉动,工程项目电线电缆的招投标越来越多,而开标定标价格却越来越让人目瞪口呆:价不抵料、价不抵铜,甚至1000万的原材料费用,开标定标价格竟然只有420万元。"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行业不正当竞争愈演愈烈。

通过价格监测分析,厘清行业乱象

柏广森介绍说,行业乱象的主要根源,一是用户最低价采购的粗暴的工作形式,二是制造企业不自律。通过对电线电缆的开标价格进行监测分析预警提示,一方面,可以启动监管机制,重塑一个重质量、讲品牌的营商环境;另一方面,可以引导终端用户理性购买,还企业一个"诚信经营"的利润空间。

做好"大路货"也是出路

柏广森认为,随着"两化融合"的推进,产业链分工必然更加精细。如果静下心将自己擅长的产品做好,将"大路货"做好、做精,也会是一条光明的出路。毕竟,电线电缆市场需求的大多都是"大路货"。

这个行业缺少忧患意识和为之践行、奋斗的勇士

柏广森认为,电线电缆的质量主体是企业,制假、售假就像是"制雷、埋雷",生产得越多,隐患就越大,引爆出事的几率就越高。我们自己恪守底线不制假售假远远不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实,已绑架着很多的企业家为了生存而制假售假,市场上仍充斥着无尽的伪劣产品,电线电缆行业亟需一个健康的营商环境。

加强监管才能挽救线缆行业

柏广森认为,电缆行业要想规范健康发展,一定要从更高层面、更全面系统的角度把控。针对线缆在招投标过程中出现的乱象,应推动社会共治,形成质量提升的合力,企业、用户、政府这三大主体都在分别寻求解决之道。但三者更应形成“三位一体”行业监督管理体系,构筑捍卫线缆产品质量发展钢铁长城。

每一寸电线都优质、每一尺电缆皆精品

柏广森说,"每一寸电线都优质、每一尺电缆皆精品",10年前,我怀抱这样的信念毅然转身。10年来,"传播优质电线电缆,照亮每一个角落"已成为我工作的全部。未来,这也必将融入我的生命。

文字实录

  •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中国质量直播间-对话中国线缆》,我是节目主持人张欢。今天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了北京佰策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裁柏广森先生,柏总,您好!
  • 柏广森:您好!
  • 主持人:欢迎来到我们的《中国质量直播间》,我知道您是我们电线电缆行业的老人了,您是哪一年进入到这个行业的?
  • 柏广森:我是1993年。
  • 主持人:1993年,那时出于一个什么样的机缘巧合,您踏入到这个行业呢?
  • 柏广森:是这样的,当时呢我高考落榜后很失落,就跟随一位同学出差去东北送电缆,他早我一年毕业,当时在一家线缆企业"跑外勤",也就是做销售。我们安徽天长地处长三角经济带,是个线缆仪表之乡,当时身边有很多"跑外勤"发家致富的传奇,很励志。我这个农村的孩子穷日子过怕了,当然也憧憬着过好日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也开始了"跑外勤",做起了线缆仪表的销售。
  • 主持人:那当时的这个销售工作好做吗?
  • 柏广森:刚出校门无知无畏,觉得别人能行自己也能行。记得我们高中地理曾经教过,东北是我国的重工业基地,吉林是个化工城,多国还将在图们打造"图们江经济特区",这些都要用到大批大批的电线电缆。和同学分手后,我就直接去了吉林市,找来一本邮局的电话本,按上面的工厂地址,骑台自行车起早贪黑,一家一家地上门去推销。其实我也很幸运,因为来自农村,天然的一种勤奋淳朴和诚实感动了很多用户,一点一滴的合作,更赢得了不少央企用户的信赖,我的业务也就越做越好,日子也过得越来越红火。
  • 主持人:那您看啊,您呢是来自电线电缆之乡,而且您的销售又做得这么好,有没有想过自己办个企业呢?
  • 柏广森:有的。我们当地"跑外勤"的,大多数有钱有业务后,都去创办或者入伙一家线缆企业。1998年我们家也接手了我们一个亲属的电线线缆厂,我也当上了老板。
  •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个"跑外勤"跟当老板有什么不一样吗?
  • 柏广森:两个想的是不一样的。"跑外勤"只要考虑到维持好人脉,卖出去产品就行了。当老板呢,不但要考虑到市场,还要考虑到生产管理质量控制,怎么样做产品研发创新,怎么样做人才的引进、团队的组建工作,这两个是想的完全不一样的。
  • 主持人:那当时这个电线电缆行业是什么样的?跟现在是一样吗?
  • 柏广森:当时的线缆行业跟现在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当时还没有招投标这一说,电线电缆行业呢,线缆企业也没有现在这么多,信息也比较闭塞,打个长途电话还需要去邮局排队。货物的长途运输更是一个大问题,当时全国还没有太多的高速公路,全国各地都在修路。电线电缆行业当时有一本红本价,是机械(工业)部颁布的。用户采购呢,他基本上就参考这个红本价格,上浮或者下浮几个点,最多也就是找个两三家企业来比比价,一旦成交,利润还是不错的。因为利润不错,我们当初呢,行业企业都没有这种造假的念头,产品的质量也是非常好。
  • 主持人:那您企业的利润当时一定也很好吧?
  • 柏广森:刚开始由于很多的老客户老朋友他们的信赖和支持,生意做得确实很不错。但是从2000年国家《招标投标法》实施以来,就所有的重点工程项目必须要进行招投标。因为信息透明了之后,我们明显地感觉到,投标的企业越来越多,竞争也就越来越大,利润自然也就是越来越低了。
  • 主持人:其实我知道,每一次我们国家有新政策出台,都会对一个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那么有的企业可能就从此一蹶不振了。有的企业可能就是借此政策风生水起。那当时这个《招标投标法》的实施,是不是对您的企业也产生了影响呢?
  • 柏广森:当然,而且这个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但是这个影响呢,不是来自于这个立法的本身,它是来自于用户"最低价中标"这种粗暴的评标原则。《招标投标法》刚开始实施时,对我们的影响其实并不大,挤压的利润也是可以接受的。我们当时呢,企业维持品质制造还是可以的,最多只是微利罢了。大约是从2004年开始,我们伴随着国内新一轮投资热潮,电线电缆的招投标越来越多,但是新兴的企业、新兴的面孔也越来越多,电线电缆开标定标的价格,也越来越让人目瞪口呆。价不抵料、价不抵铜,甚至1000万的原材料费用,开标定标价格只有420万。这些价格给我们企业做,我们连原材料都买不进来,更不要说保质保量地去生产,更不要说企业利润了。
  • 主持人:那您刚才提到这个利润小,有没有考虑到,是当时您企业管理不善,或者是工艺水平不高造成的?
  • 柏广森:绝对不是。即使有这方面的原因,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我们电线电缆行业,它是一个"料重工轻"的行业。行业企业在相同的工艺条件下,它生产这个国标产品,它的那个产品的结构材料和材料消耗定额它是基本相同的;另一方面呢就是说,我们电线电缆的主要原材料铜铝PVC,它们都是金融的衍生品,它的价格是随国际市场的波动而波动的,不是我们行业企业它能够控制的。每个企业呢,它的个别生产成本,有可能不一样,但是个别生产成本呢,构成要素、原材料费用它是基本一致的。如果说投标报价它的价格连原材料成本、原材料费用都不够,这个价格是有问题的。
  • 主持人:那难道我们就没有监管吗?用户也不知道吗?
  • 柏广森:有管,但用户他只关心我招投标程序是不是合法,对于这个价格违法、不正当竞争,他们也鞭长莫及。
  • 主持人:那当时我们的企业就没有组织起来,开展什么抵制的措施吗?
  • 柏广森:有,我们也向国家相关部门进行投诉举报,但是最终一般都不了了之了。
  • 主持人:那用户怎么加强监管?我们的中标人又怎么履行合同呢?
  • 柏广森:用户一般采取加强这个到货验收。我们国家检测鉴定机构一般他只对产品的来样负责,恰恰呢,就是抽检送检这个环节呢,是监控的盲点,所以产品一般最终都是合格的,就是说不管什么价钱,我先中标,中标之后然后再说。价格呢,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就是行业这种低价行销之风愈来愈烈。至于说中标人怎么来履行合同,简单一点呢,他们就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亏方少米;复杂一点呢,他们串通招标人、设计方,然后变更这个设计方案攫取暴利。为了生存呢,要么就是妥协,你也跟他们同流合污围标串标,生产不合格的产品。你要想恪守原则,那你就得放弃一些市场,任由自己的市场萎缩。
  • 主持人:那当时您是选择了妥协呢?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呢?
  • 柏广森:君子爱才,取之有道。生产不合格的产品,作奸犯科,这不是我的追求。但是我在坚持的同时,也越来越困惑越来越迷茫,为什么呢?我们有好多的老用户老朋友,他们总帮我们推荐一些工程去投标,保本销售,却总当"标王",有时候价差达到一半以上。比如说我投了一千万,别人竟然只有五百万甚至四百万,久而久之呢,大伙儿都认为我发达了,心黑了,贪婪了,不实在了,这让我有口难辩,我听到这些呢,心里也很苦恼。
  • 主持人:柏总,后来我听说您转行了,是不是因为这个行业的乱象使您灰心了呢?
  • 柏广森: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主要的是,2005年吉林辽源医院,它由于使用了伪劣的电缆,造成了短路起火,酿成了37人死亡、95人受伤的这样一个惨剧。
  • 主持人:是因为这件事情触动了您吗?
  • 柏广森:是的。这场大火它彻底地惊醒了我,我从来没有感受到电线电缆与我们的生活是如此地息息相关,如此地重要。一个人独善其身,恪守自己的道德底线不去造假不去售假还远远不够,劣币驱逐良币的这种现实,它已经绑架了很多的企业家。他们为了生存在制假在售假,市场上仍充斥着无尽的伪劣产品,安全隐患触目惊心,电线电缆行业亟需一个健康的营商环境。我们电线电缆它的质量主体是企业,制假售假就像是"制雷、埋雷",生产得越多,它埋得越多,隐患就越大,引爆出事的几率它就越多,到头来你不但坑了别人,也害了自己。出事了,有可能你就会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甚至就是锒铛入狱。那段时间,我特别能够体会当年鲁迅他弃医从文时,内心的悲怆和凄苦。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呢,它不缺一两个企业家,不缺一两个伪原创的产品,它缺少的是什么呢?是行业的这种忧患意识,质量提升和行业解决之道,是缺乏这种为之奋斗为之践行的勇士。
  • 主持人:柏总您当时决定转行是在哪一年?
  • 柏广森:是在2006年,2006年我转让了企业,来到了北京。
  • 主持人:当时您想做什么呢?
  • 柏广森:当时也很迷茫,就想来改变行业这种现状,为那些像我一样恪守底线的企业家们,争取一个诚信经营的空间。一个企业它可以不挣钱,但是赔钱不是长久之计。另外呢,我也想摘掉我那一顶投标"不实在"的帽子。一个人呢可以不挣钱,但是被人怀疑人格、品格,那是不可忍受的!
  • 主持人:那后来朋友对您的误会都消除了吗?
  • 柏广森:消除了。并且从中受到启发,摸索出来一条行业质量提升的新的路子。
  • 主持人:为什么呢?您能不能把这个过程跟我们讲一下呢?
  • 柏广森:好的。因为我呢,对这个电线电缆特别熟悉,我沉寂了一段时间,专门编制了一本电线电缆的它的工艺、它的技术、每个产品原材料的定额、它的每个产品的完全成本,编制了这么一个小册子。当时是准备拿这个小册子跟我的这些老朋友去解释,想摘掉我这个不实在的帽子。向老朋友们解释的时候,他们感到很震惊,也觉得这个电线电缆行业特别乱,他们就鼓励我建议我,利用这个价格监测分析来厘清这个行业乱象,为行业、为国家做一点实事。
  • 主持人:那您觉得您沉寂了这么长时间,编制出来的这个东西在我们行业当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 柏广森:通过研究我们发现,行业乱象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用户最低价采购的这种采购模式;二是我们行业企业不自律。通过对电线电缆开标价格进行监测分析,对出现的异常情况,向相关方面进行预警提示。一方面,可以启动这个监管机制打假扶优,引导重塑一个重质量、讲品牌的营商环境;另一方面,也可以引导用户他理性购买,加强监管,互惠互利,还我们行业企业一个"诚信经营"的利润空间。再有呢,给国家相关部门决策,提供一个案例和数据支持。
  • 主持人:那您的目标达到了吗?
  • 柏广森:还没有,但是我看到了希望。
  • 主持人:我们经常说"勿忘初心方得始终"。您从转行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我们看得出,您仍然在坚守着自己的信念,那您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从您转行到现在的十年,您都做了哪些能够厘清行业乱象的事呢?
  • 柏广森:通过这十年的建设完善,我们中缆在线打造的"电线电缆通用产品库",已经收录了上百万个产品的工艺、技术、材料消耗定额数据,并且通过了国家权威部门的认证。中缆在线"通用产品库",是行业首部也是权威的电线电缆标准工艺定额的规范词典。在这个词典的基础上,我们中缆在线独创了"网络红本价",现在已经成为行业抵制低价竞销、用户打击高价围标的一把利剑。我们还在积极地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建设"重点工程项目开标价格监测平台",我们希望通过价格监测预警分析,从源头上威慑和治理工程领域的一个腐败问题,净化这个市场空间,推进产品质量品牌建设,提高国家核心竞争力。
  • 主持人:那您刚才也说到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参与进来,其实我也觉得呢,如果要整顿一个行业、厘清一个行业,单靠您自己的能量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政府参与齐抓共管,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那这些年来对于电线电缆行业,我们国家就没有出台什么相关的政策和措施吗?
  • 柏广森:有的,特别是从2011年以来,质检总局、工信部等六部门成立了一个电线电缆质量提升小组;质检总局的中国质量新闻网开通了"电线电缆频道";国家电网也出台了《供应商不良行为处理管理细则》等等一系列的措施,都显示了我们国家、政府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关注和支持。
  • 主持人:那您所做的这些您的用户能够理解吗?
  • 柏广森:理解呢,它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我们中缆在线现在越来越得到行业的一个关注、支持和认可。2013年,江苏省光电线缆商会聘请我们中缆在线为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协助他们对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开展价格监测和分析预警工作。我们已监测分析数百个工程项目,发出去几千份的监察提示,得到了用户的高度认同,也有效地促进了行业的规范管理。我们现在已被14家央企聘为行业顾问,向其提供产品的技术支持和价格监测服务。2015年,在中国质量新闻网、中国质量报、中国统计信息服务中心的指导下,中缆在线完成了《2014中国电线电缆市场质量白皮书》的发布工作,并初步建立电线电缆企业质量信用档案数据库。
  • 主持人:那现在我们都在说"互联网+",那"互联网+线缆"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呢?它对于我们行业的质量提升有没有什么帮助呢?
  • 柏广森: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的思维应用到我们电线电缆行业,必然会产生一个聚合的反应,促进我们电线电缆行业的转型升级、富强腾飞。伴随着这个智慧能源的发展、新材料新技术的应用,特别是电子商务对我们传统营销模式的这种颠覆,当然会不断地涌现出新的市场机会、发展机会,但是我们更应该清醒地看到,我们行业这上万家企业,千军万马过不了这个"高端"和"创新"的独木桥。未来的五到十年,我们行业这上万家企业能剩下1000家就不错了,也就是说,"互联网+"的出现,对于我们行业大多数企业来说,会让其"死"得更快。
  • 主持人:那为什么呢?
  • 柏广森:这是缘于我们电线电缆行业的这个特性。我们电线电缆行业呢,它只是一个配套产业,如果说你主业没有需求,我们行业它就没有一个突破的方向;其次就是我们电线电缆的市场规模也没有那么大,高端产品的规模更小,现在官方通报有1.4万个亿,水分很大。我们通过对全国铜铝用量进行科学的推算,也就是8000个亿左右,超高压核电缆、海底电缆至多不过上百亿。也就是说,市场上的主流还是通用电线电缆,也就是"大路货"。它们要达到90%以上。产品迭代的红利也不会有想像的那么大,过去二十年它就是一个产品迭代的过程,以前很多电线电缆它都是 "纸糊"的,现在都变成一个"挤包"。由于市场的混乱不堪,营商环境恶劣,我们现在的产品呢,总体的这个质量水平它都不高,行业的企业也是痛苦不堪。比如铝合金电缆、碳纤维导线、光伏,都是或者曾经是新产品,但由于产品标准滞后,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强,企业一窝风上马,恶性竞争,大多数企业都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第四点呢,高端产品的研发与我们大多数企业也没有太大的关系。电线电缆高端产品的研发,大多源于产品基础原材料和技术的突破与创新、工艺设备的创新,这需要聚合大量的人才、技术、资金,我们行业大多数企业它都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 主持人:那我们企业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 柏广森:随着"两化融合"的推进,产业链的分工必然会越来越精细。如果静下心将自己擅长的产品做好,将"大路货"做好、做精,也会是一条光明的出路,毕竟电线电缆市场需求的大多数都是"大路货"。
  • 主持人:那您觉得在"互联网+"中我们线缆行业应该怎么做呢?
  • 柏广森:我们行业现在迫切要做的是充分借势"互联网+",切实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行业相结合,加快构建质量社会的一个共治机制,重塑行业质量生态和营商生态,释放质量诚信红利,从根本上解决质量问题推动行业核心竞争力。
  • 主持人:那我们电线电缆行业大而不强,而且整体质量水平不高一直使我们饱受诟病,那我们怎么才能尽快地摆脱这种现状呢?
  • 柏广森:放下身段,解放思想。我们权且把电线电缆制造当成是一个组装车间,扶持上游原材料企业做强做大,坚定不移地走科技兴业之路。我们大家都知道,电线电线呢是一个工艺结构比较简单并且料重工轻,如果你进厂的原材料都是合格的,你的工艺、你的设备也是先进的,管理也是先进的,你的产品想做不合格都难。另外,我们要紧跟形势,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积极建立健全产品的溯源体系,对电线电缆产品"全生命周期"进行评价,为我们产品创新提供这个数据支持。积极建立健全企业信用体系对企业质量信用和品牌进行科学评价,为品牌建设提供数据支持。加强质量宣传和舆论的监督,积极营造提质增效、质量强国的发展氛围。
  • 主持人:那我们国家现在也是提出"一带一路"的这个政策,您觉得"一带一路"对我们线缆行业有什么利好呢?
  • 柏广森:一带一路必然会掀起国内国际的这样的一个投资热潮,我们电线电缆行业作为最大的电工配套产业,必然也会迎来一个不可多得的历史机遇和挑战。向外输出我们这些年积攒的大量的剩余产能,开拓国际市场,创立国际品牌,挣老外的钱,是我们的一个历史机遇。怎么样加强自律,抱团发展,为国争光,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 主持人:那我知道这些年呢,您是在行业当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这里我们也是向您的坚持和您的付出表示崇高的敬意。那您理想中的电线电缆行业是什么样的呢?
  • 柏广森:我一出校门就跟电线电缆打交道,是电线电缆解决了我的温饱,成就了我的事业,我深爱着这个行业。"每一寸电线都优质,每一尺电缆都精品",十年前我怀抱着这样的信念毅然转身。十年来,"传播优质电线电缆,照亮每一个角落",是我的全部工作,未来这也将融入我的生命。
  • 主持人:好的,那么今天通过跟柏总的交流,让我确实感受到电线电缆真的是和我们的国民命脉息息相关。使每一寸电线电缆都是精品,不仅是柏总的梦想,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期望。在这里我们也呼吁,政府、行业和企业都能够积极地加入到我们行业的整治中来,使我们的电线电缆行业能够健康有序地发展。好了,本期的中国质量直播间——对话中国线缆就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精彩花絮

访谈团队

  • 主持人:毕天娇

  • 主持人:冯霞

  • 主持人:张欢

  • 主编:任承霖

  • 摄像:徐瀚超

  • 包装:赵梅

  • 制片人:朱晶波